伫听寒声°

寒声。
张继科,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
樊振东,少年时代心中的英雄。
老张和小樊。
马尔克斯。阿加莎。张爱玲。
黄耀明。杨千嬅。麦浚龙。陈鸿宇。林夕。黄伟文。周耀辉。唐映枫。
林奇你什么时候救你男朋友是哇。
陪国乒,战东京。
燃尽热血为你我荣耀。
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
十年对手,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竹马成双,并肩为王。乒乒乓乓,天下无双。
祝福张继科的整个人生。

【全职韩叶】结婚戒指

灵感来自于英国短诗《结婚戒指》

私设:老韩和老叶家世背景相同,老韩退役后进入家族产业工作,老叶就职于国家电竞总局。

  

 

  韩文清起来的时候天只是微亮,身边的人睡得还熟。他翻身起来,身上的空调被就顺势掉到了地上,枕边人皱了皱眉,微微睁开眼睛看他,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睡,自己俯身捡起被子放在男人身上,起床进入浴室。

 

  他从浴室出来时,床上的人已经再次入睡了,第六次荣耀国际邀请赛又是中国承办,叶修为此已经忙了很久,好几天都是深夜才回家,昨晚10点回家,刚洗完澡说了一声晚安就扑上床睡了起来。韩文清将空调调高一点,拉上昨晚拉开的窗帘,走出卧室,悄悄带上门。

 

  叶修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他无精打采地打了个哈欠,挠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习惯性地往床边一摸,才想起韩文清比自己早得多起床出门了。他揉揉眼睛打算继续睡,却看见床头柜上的手机有信息,他打开一看,是韩文清十分钟前发来提醒他醒了就不要再睡的短信,他笑了笑,穿着睡衣就晃出门口。

 

  洗漱完之后他打算随便到哪里去找点吃的,就看见餐桌上有准备好的早餐,但是已经凉了,叶修对食物从不挑拣,慢吞吞的吃完了,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翻出车匙打算去看看手下的小伙子们工作完成得怎样。

 

  韩文清一般都是最早到达公司的几个,尽管这样导致他很少能与叶修一同醒来。他熟练地将车驶入停车场,与几个下属打过招呼,就进入自己位于高层的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

 

  他翻过几份需要自己签字确认的文件,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笔迹虽不华丽,但是也通畅流利,门外的秘书敲敲他的门,进来给他报告今天一日的行程,他听完后,点点头,示意他出去。

 

  叶修开车到了电竞总局所在的大楼,正巧看见一群小伙嘻嘻哈哈的走出来,他鸣了一下车笛,笑着看一群大男孩向他跑来,带头的一个眉眼里还有狡黠的笑意。

 

  这群男生都喜欢荣耀,却没有职业选手的实力,就跑到这里来上班,他们叫他叶神,有几个年轻一点的已经不怎么看过他的比赛,叫他叶哥,他也就随便他们怎么叫,反正而立之年都过了一半。

 

  他上了电梯,他们围在他身旁叽叽喳喳的向他汇报他昨天吩咐的工作的进程,他一边听一边点头,看似心不在焉,实际上全部听了进去并且已经在思考下一步工作。

 

  秘书来敲他的门,低低的告诉韩文清他今天要见的客户将会在三十分钟以后到达,他蹙眉想想,告诉秘书他需要小憩,让秘书去准备一下会客室,秘书跟在他身边几年了,察言观色,也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会谈完毕,谈判的结果宾主皆欢,他让秘书将客户送走,他去休息一下。头隐隐作痛,他倚在沙发上,闭上眼,自己给自己按摩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好受一点。

 

       最近换的助理进来,告诉他已经到了午餐时间,他告诉小姑娘让她离开,自己要休息一下,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一副被吓到后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好气又好笑的揉揉额头,他一直知道自己黑着脸的样子有点吓人,却不知道自己的助理这么容易被吓到。他想了想,掏出自己的黑色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叶修坐在办公室空调前面,翘着二郎腿转着转椅,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因为做错事或没做好事而胆战心惊的一群大男生,他们的叶哥也许很好说话,还懒懒散散挺好勾搭,但如果你真做错事你可能会被他嘲讽得自我绝望。

 

       叶修的手机忽然响了,最寻常的系统自带铃声,却让叶修的嘲讽停了一下,他掏出白色手机,看了看短信,然后再收起。男生们正绝望的等待嘲讽的再次降临,却看见他们电竞总局最大BOSS笑了起来,而且不是他惯有的嘲讽的笑容,而是很温柔很安静悄悄的笑。他挥挥手,让这群被吓坏的男生去吃饭,由始至终,他的嘴角始终上翘。

 

       他打开手机,屏保还是买手机的时候苏沐橙给他拍的韩文清的正面照,男人本来就有一种冷淡严肃的气质,微微皱起浓眉,侧面看过来,叶修看着男人啧啧啧的感叹了一阵,也不知道在感叹些什么。想了想,还是给刚刚发信息来的人也说了句话,起身优哉游哉走向食堂。

 

       下午的时候,即使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也没多少人有心思工作,一个新来的小姑娘据说是唐柔的脑残粉,缠着叶修求他说说职业圈的一些八卦,惹得一群男生也跑过来求八,叶修咬着一根没点燃的烟,看着一群眼睛发光的小姑娘小伙子笑。

 

       韩文清被手机铃声从午睡中吵醒,结果还没等他拿到手机铃声就断了,他皱眉打开屏幕,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他估摸一下觉得应该是打错了的,翻了翻未读来信,看见叶修的信息时,他翘起了唇角。

 

       他把手机放回一边,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衣着开始了工作,他记得叶修今晚是不需要加班的,但他需要,他想要尽早完成今天的工作回家。

 

       叶修躺在床上用笔记本打荣耀,拉着窗帘,没开灯的房间略显幽暗。他重重的按着键,晚上八点了,韩文清仍未回家,叶修把笔记本随手放在一边,进了浴室。

 

       韩文清回家时叶修已经睡了,蜷着身子,窗户开着,没盖被子,韩文清皱皱眉,给他拉上被子,关上窗户,走进浴室。他走出来时,叶修翻了身,轻软的被子又掉到了地上,韩文清捡起来,铺在他身上,从另一边上床,尽量不惊动叶修。

 

       “晚安。”韩文清轻轻地说。

 

       他们指间的戒指,很旧,也很黯淡,没有了光泽,但仍然是十多年前交换的那枚戒指。生活把他所证明的激情磨耗了,但爱情还是爱情。


评论(3)
热度(79)

© 伫听寒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