伫听寒声°

寒声。
张继科,我的生命之光,欲念之火。
樊振东,少年时代心中的英雄。
老张和小樊。
马尔克斯。阿加莎。张爱玲。
黄耀明。杨千嬅。麦浚龙。陈鸿宇。林夕。黄伟文。周耀辉。唐映枫。
林奇你什么时候救你男朋友是哇。
陪国乒,战东京。
燃尽热血为你我荣耀。
道路对了就不怕遥远。
十年对手,最多回忆。从头到尾,悲喜交加。
竹马成双,并肩为王。乒乒乓乓,天下无双。
祝福张继科的整个人生。

【全职韩叶】友情万岁

我他妈居然违背了自己韩叶不BE的誓言。

先揍自己。

可是真的好想写【手黄再

这里的韩队不是渣,不是认不清自己的心,他是真的不爱叶修,而且也不知道叶修爱他,因为叶修足够爱他,掩饰的足够好。

期末考前最后一刷。


叶修和韩文清认识了十多年,在叶修还大大咧咧地说自己名字是叶修而不是叶秋时他们就认识了。今年的他们三十岁,转眼间,叶修认识韩文清的时间,已经有他生命的一半。

 

正因此,叶修可以很肯定的说,韩文清并不是外界说笑话时说的那样,一张钱包脸就可以吓死人,他只是稍微严厉了一点,对他人严厉,更对自己严厉。

 

他们的关系也不像传闻那样,对对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事实上,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叶修的消息,职业选手里除苏沐橙第一个知道的不是帮他去下本的黄少天,而是韩文清,韩文清买房,相亲,什么事叶修都参与过,甚至,苏沐秋逝去,韩文清也是最早知悉的一个,毕竟这两个人,身旁本应还有一个神枪。而除去“宿敌”的身份,他们就像从学生时期就建立起深刻友谊的男生们,嬉笑怒骂百无禁忌。

 

韩文清来杭州比赛时叶修带他到处去,电玩城,当然,不在那里打荣耀,他们玩跳舞机的话,叶修从没赢过韩文清哪怕一次;唱K,韩文清唱歌还挺不错,不过叶修说如果少唱点慷慨激昂的更好;撸串,青岛汉子韩文清天生能喝,不过他们从不碰酒精,一滴也不碰。

 

十八九岁的他们最爱玩,十八岁的韩文清还不是那么有名,走在杭州街头不加伪装也没人会上去套他麻袋。于是两个少年就在打完比赛之后等观众全走了偷偷溜出去,在烧烤摊上对刚才的比赛大加评论,指点江山,互相吐槽着对方,韩文清没有叶修的口才,常常最后被叶修说的只能拍案而起说我们回去再打一场。叶修当然不会拒绝,这对挚友,什么都不像,一点共同点都没有,除了性别,和对荣耀的热爱。

 

而今年,叶修三十,韩文清三十,距离他们认识的十五岁,又是一个十五年。

 

 

兴欣_叶修V

陪老韩去挑西装[黑西装风度翩翩的老韩.jpg]有哥一半帅了啊老韩@霸图_韩文清V

今天 15:38来自

收藏  转发 28897评论 17992 211553

 

叶修合上手机,挪揄地笑着看被他连拍十多张脸色有点无奈的韩文清:“我说啊老韩,人靠衣装这句话还真不错,你这一打扮分分钟比小周还帅。”韩文清嗤笑了一声,表示不对幼稚的叶修做任何评价,只道:“你帮我问问新杰,他把我车子放哪里了。”叶修撇了撇嘴:“韩大大你要车子撑场面哥分分钟给你百来台豪车,要吗大神?”韩文清瞪了叶修一眼:“别闹。”叶修嬉皮笑脸:“车队全豪车的话新郎特有面子啊,我这个伴郎也好显摆。”

 

他正色,表情难得认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韩文清深深的看着他,也笑了:“一生的朋友。”

 

 

广告片场这种东西,叶修在曝光之前也不是没去过,有一次的夏休期,苏沐橙和楚云秀出去了玩,他一个人呆在杭州难免无聊,收拾收拾东西跑到青岛去,正巧碰上韩文清要去拍一款男装的广告,他就死不要脸的不顾韩文清黑脸粘着他去了片场。

 

韩文清本来长得凶,一板起脸让人遍体生寒,然而化妆师着实有一套,这里画那里画画出一个打下灯光就铁血柔情的韩文清。叶修趴在休息室的沙发上托着腮看一群人围着韩文清,他看不见里面的男人,百无聊赖,拿起韩文清的手机开始逛论坛,化妆间的冷气开得很足,和外面的热度相比未免让他有点昏昏欲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人戳了一下额头,他揉揉眼睛抬起头,看见了同时也看着他的韩文清。

 

韩文清还未卸妆,穿着那件西装,逆着光俯视他,他忽然想起那个化妆师给这个韩文清的评语“铁血柔情”。穿着最适合他的黑西装,脸色坚毅,仿佛刚从哪一个时空的战场上走下,墨黑深沉的眼底是不需要掩饰的关切,即使刚拍完片子有些不耐烦,但韩文清也不会把这种情绪用在别人身上。被这样的韩文清看着,难免会觉得,他爱着你。

 

叶修想,这个韩文清,不得了。

 

自己和他不同的地方好像又多了一处呢。

 

性取向不同。

 

 

在这场婚宴上,叶修坐在韩文清父母所在的首席,胸前是伴郎的牌子,他笑着看新郎新娘走在红毯上,男方风度翩翩,女方甜美可人,神仙眷侣,天作之合,他笑着看两人双手交握一同切下代表温馨甜蜜的结婚蛋糕,香槟“嘣”一下被打开,从头淋下,湿润了韩文清的眼底,他笑着看向来严肃正经的韩文清也会因为爱情,有笑得像个孩子的一天。

 

一切都足够美好,只可惜,和他一同走在红毯上那个人,不是他。

 

在台上,女孩子为韩文清斟了三杯酒,韩文清看着台下,眼神深邃。

 

“第一杯酒,敬我的父母,敬他们含辛茹苦,敬他们爱我一如往初。”

 

“第二杯酒,敬我的荣耀,敬他们风雨不改,敬他们初心未变,一如既往。”

 

“第三杯酒,敬我除妻子与父母外最重要的人,叶修,我一世的对手与朋友。”

 

全场的目光聚焦在这两个人身上,叶修静静的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干杯,你也干杯。

 

 

退役之后,叶修曾经与韩文清一同参与过一个采访荣耀第一第二赛季老将的报道,策划人足够用心,把一些他们也已经很多年没见的老友全都请了过来,郭明宇,张益玮,魏琛,季冷等等,连吴雪峰和方士谦在国外也风尘仆仆飞回来。明明分开的日子已经比一起拼搏过的日子要长,面对面的瞬间,却还是觉得一切从未变过。

 

这群人中,最活泼爱玩的是张佳乐,天性本然,其他人经风霜洗刷,已经有了岁月的沧桑,但张佳乐即使退役,复出,被几乎所有粉丝唾骂,再次亚冠,而后的世界冠军,冠军,退役,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使他乐观的心有半点变化,他依旧是他,就如同叶修,无论嘉世抑或兴欣,他依旧是他。

 

在报道中,有一个专题就是给这对十年宿敌,记者小哥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人,摸摸鼻子,有些不大好意思的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叶神,韩队,首先要问你们的是网络上女粉丝们都十分想知道的一个问题,请问你们两人对对方的观感是怎样的?”

 

韩文清扭头看了一眼把头搭在他臂上玩手机的某人,道:“叶修他是一个很烦的人。”

 

“……诶?”记者小哥泪流满面,这跟说好的不符啊,烦这个词不是某位蓝雨副队的专属形容词吗。

 

叶修笑了起来:“老韩你别说的你不烦一样,我跟你讲,你们这个雷厉风行的韩队,其实私底下可婆婆妈妈了,我去他家住一次,能被他骂十来次,全都是骂我不穿袜子不买菜这种小事,我十五岁之后这样骂我的人就他一个了。”

 

在陌生人面前被这样说,韩文清颇有点尴尬无奈:“那也都是你自己欠骂。”

 

记者小哥觉得有点瞎,问了第二个问题,不过随后他又后悔了:“请问你们对粉丝间大热的‘韩叶’CP有何看法?”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大笑:“小哥你别逗我,这家伙哪里招人喜欢了,又爱黑脸,又唧唧歪歪,还整天只会说口号,把英明神武的我跟他配在一起我不亏大发了?”

 

韩文清白了他一眼:“那跟我打了十几年的你能好的到哪里去。”

 

小哥有点心累,决定直接问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们对彼此之间关系的定位是怎样的?”

 

叶修有点发愣,转头看着韩文清,而后发现韩文清也看着他,于是他勾起唇微笑,深深地笑;“这个问题问的不错。”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韩文清说:“我们是一生的朋友。”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是一生的朋友。

    朋友万岁,友情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评论(8)
热度(40)

© 伫听寒声° | Powered by LOFTER